1. 微天津首页
  2. 微天津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最近空间相对密闭的电影院、KTV、剧场,都陆续开放了,于是不禁有人问:古文化街的露天旧书市场为何还没有恢复?不会是又被取缔了吧?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最新消息:记者从古文化街管委会了解到,旧书市场并没有取缔,只不过由古文化街迁到鼓楼,以下为古文化街运营公司发布的通知。

↓↓↓

通 知

各位书商:

由于受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疫情影响,结合古文化街商贸区整体升级改造规划要求等因素,至今尚未开放地摊类经营模式,考虑到广大书商的利益和爱书热情,经与南开区鼓楼天街运营方沟通协商,为了达到活跃繁荣市场的目的,同时为爱书人士创造良好的经营环境和搭建交流平台,经多方努力决定自2020年8月开始将古旧书交易会迁移至鼓楼西街,同时我公司将分批次通知各位书商到古文化街公司办理相关退费手续,以确保大家的经济利益,同时感谢广大书商一直以来对古文化街商贸区的认可与支持。

举办地点:南开区鼓楼西街
联系人:宁先生
联系电话:60972220

天津市古文化街海河楼开发经营有限公司
2020年7月31日

鼓楼西街旧书市场开放时间为
每周六6:00-14:30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鼓楼西街旧书市,徐凤文拍摄

至于书市搬走后,古文化街商贸区将如何升级改造?今年5月底,南开区区长孙剑楠做客《公仆走进直播间》特别策划《迎难而上 双战双赢——2020区长访谈》节目时曾表示,南开区将在古文化街大狮子胡同打造“大狮子胡同美食坊”,届时游客可以一边品尝特色美食,一边感受传统文化,使“追寻津门故里情景,品味沽上传统美味”成为“最海河”的享受。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大狮子胡同美食坊效果图

颠沛流离的旧书交易市场

自改革开放以来,从小海地、八里台到历史博物馆、二宫,从文庙、三宫、新世纪广场、沈阳道、鼓楼南街到古文化街,天津的旧书市有过相当繁盛的时期。尤其曾经位于三宫(南开文化宫)的旧书市曾是当年华北地区最大的二手书市场,也是从前无数人淘书的“天堂”,最繁盛的时候平时有60多个书摊,周末能达到200多个。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三宫旧书市

但天津旧书市场一路走来,可谓命运多舛。2016年,旧书市场被迫撤出古文化街。大家试探性地到了狮子林桥河北区一侧的亲水平台,便于那些了解古文化街旧书市场的人就近找到,由于占路摆卖影响市容环境被清理。后又搬到了河对岸南开区一侧的亲水平台。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海河边旧书市场

2018年7月份,因接到市民举报海河狮子林桥旁每周六上午自发举办的旧书交易市场长期违法摆卖经营,破坏城市形象,南开区将这个2016年在海河边自发形成的旧书市场予以取缔。随后,在天津各界热心书友、媒体的呼吁下,南开区政府有关部门的努力下,2018年9月1日,旧书市场重新回归古文化街,这次,摊主们终于有了一个合法、稳定的经营场所。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古文化街旧书市场

古文化街旧书市场曾经位于古文化街文化小城银杏广场,刚开始施划了140个交易摊位,交易时间为每周六上午6:30-11:30,后来随着这里人气不断攀升,经营范围不断扩大,交易摊位增加到190个,并且增加了周日上午6:30-11:30的交易时间。

2019年12月27日,古文化街旧书市场因“2020年古文化街年货节”举办的关系暂停,原本计划今年2月15日恢复正常营业,却因疫情的关系,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再后来就是最近摊主们得到消息:古文化街旧书市场要迁走了!

还没准备好告别,就要说再见了!

为什么旧书市场每次搬迁都引发关注?

天津旧书市场最早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比北京潘家园旧书市场历史还要久远。几经辗转,如今虽飘落至此,但依旧是津城最丰富的民间书库。来逛天津旧书市场的往往有三类人:收藏家、旧书贩子和“书迷”。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徐凤文的民国书房

历史文化学者、阅读推广人徐凤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就开始逛旧书市场,他把每周逛一次天津旧书市场作为对自己的最大奖赏。在他位于河东区棉三创意街区的民国书房里,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旧书,共有三四万册。央视纪录片《书迷》中讲述的这位好书人,把每周逛一次天津旧书市场作为对自己的最大奖励。

“我书房至少有一半的书是来自于天津这些年的旧书市场。这是很难被电商所取代的一种环境和一种淘书的体验,它往往比会给你‘惊艳’。像我接触的书比较杂,也比较多,我自己有几万本书,我摸过看过的书有几十万本,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在旧书市场遇到一些我想不到的东西,像故纸一类的,信札、包装纸、旧物件、书信或者说画片,这些是网上绝对不会有的。”

天津地方文化研究者时常在旧书市发现“宝贝”,这里也是他们每周的“书会”吧。天津地方史研究学者尹树鹏是天津市著名文史专家,长期从事天津水文地理和地方经济史研究。他说,自己已经逛了60多年的天津旧书市场,得到的文化滋养不断。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尹树鹏

“我买到了梦寐以求的许多书,比如中国现代教育第一部图画教科书,宣统年出的;还有中营小学最早用的课本、《申报年鉴》。这些东西对于理解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历史文化无法替代。咱们天津市的文化大家,没有一个不喜欢旧书的,因为在旧书里边才能淘到宝,为什么呢?因为旧书的出版有它特定的历史条件,我们在追寻这个历史年代的内涵的时候,只有看这些旧书。它无论对学术的研究和对文化的传承,对我们现在的一些反思,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买旧书、淘旧书可以说是文化人的一种‘癖症’。”

把周末逛旧书市当成生活日常的不仅有尹老这样的古稀老人,还有日益增多喜欢淘旧书的年轻人,他们或许喜欢从网上找书,但是,他们更享受久觅不得的一本小书,忽然在旧书市场映入眼帘的欣喜若狂。36岁的张刚经常在旧书市场翻找着他最钟爱的《连环画报》。张刚从事的是美术设计相关工作,旧版的《连环画报》名家云集、画工精良,经常能给他艺术上的启发。在疫情前,每周六早晨6点到8点逛旧书市场已经成了张刚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

“这种东西只能往这淘来,没了这个地方就没有这个乐趣了。”

旧书市场作为一个城市的文化标志之一,总能很直接地反映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与层次,尤其是天津在近代中国历史上的地位,让天津旧书市从产生便占据着特殊地位。天津市红桥区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区政协委员周醉天说:

天津旧书市场又回来了!搬到了这里……
周醉天(右)

“100年前我们的租界地里云集了遗老遗少、买办,各方面的知名人士、高层人士、有钱人、外国人。他们的东西慢慢的流传出来了,才造成了我们这样市场的丰富。最重要的,旧书市场有一个传承的作用。天津也是个藏书家的重镇,但是,没有一个家族能够传承得很久,会把东西处理掉,或者送人了,或者变卖了。最终是通过旧书的交易使它才能在历史上流传下来,它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它是完全能跟博物馆画等号的。”

发布者:迪拉,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